东方网力:国资接手即迎26亿巨亏,巨额坏账计提冲击业绩真实性

唐山市 2020-09-23 07:54:08 45856
是虚增应收,还是“洗大澡”?

东方网力一纸公告——预计2019年亏损26.62亿元至26.67亿元,将其上市以来的利润一举抹平。自2014年上市以来,东方网力2014年至2018年的5年净利润合计,不过14.5亿元。

根据东方网力前日回复交易所的公告,26亿巨亏中,对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16亿至17亿元,对两家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2.7至2.8亿元。

16亿至17亿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,而2019年三季末,东方网力合并报表应收账款总额,不过25.66亿元。一次性将一半以上应收账款核销掉,堪称大手笔。

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多位行业人士以及财务专业人士,在他们看来,东方网力的安防终端客户——地方政府,手中虽然缺钱,但并不至于信用差到如此地步。东方网力在实际控制人易主之后,一次性“财务洗大澡”的嫌疑不能排除。但一次核销62%的应收账款,明显有悖常理。结合管理费用、预收账款、经营性现金流数据,亦不排除东方网力向下游集成商压货,甚至虚增收入和应收账款的可能。

另外,在计提商誉减值的两家子公司中,有一家是东方网力上市当年的第二大客户,2016年被东方网力收购。而这家公司在半年前,吸引国资增资3.5亿元,但增资后,这家子公司的收入即骤降近90%,商誉减计为零,国资“蒙眼入坑”。

不止如此,国资被拖入的还有东方网力的控股权交易。2019年4月,四川省国资旗下的川投信产,以8亿价格接手东方网力原大股东刘光的7.45%股份。国资接手后,半年时间,公司沉渣泛起,先后曝出违约对外担保、巨亏、资金占用。如今,这笔投资浮亏5亿多。

这一笔巨亏,或许正是国资自救之举。

财务异常早已有之

针对交易所关于巨额计提应收账款16亿元的坏账准备的询问,东方网力回复交易所称:地方政府可支配收入减少,安防项目受到挤压,多个地区规划内的安防项目延期招标或实施,政府付款节奏明显放缓,安防行业下游集成商支付能力收到影响,信用隐忧不断加剧。

记者采访的安防行业资深人士确认了上述行业背景,但该人士表示,一般而言,政府的安防项目采取工程项目招标制,付款节奏虽然变慢,但一旦项目中标,不至于坏账比例太高。东方网力直接客户并非政府部门,而主要是下游集成商,下游集成商也是中了标,才会向东方网力采购,不至于提前向东方网力采购太多设备,下游集成商采购如此多设备,却不付款,将风险积压的自身,明显不合常理。

东方网力称,公司合并应收账款余额26.94亿元,涉及超500家客户,账龄在1~3年。计提坏账主要由于客户违约,且公司已因应收账款事项对客户提起诉讼,但记者并没有在近期的公告中找到东方网力起诉其他公司的公告。

东方网力一举核销16亿应收账款坏账,业内质疑,有一种可能是公司存在向下游集成商压货的行为。但是,如此“白送”,显然并不合常理。

从财报来看,东方网力近几年可谓是业绩白马,收入持续平稳高速增长,但财务专业人士发现,管理费用、预收账款、以及经营性净现金流均与收入变动曲线不一致,存在虚增收入、虚增应收账款的嫌疑。

东方网力是安防行业中,提供视频管理平台与安防人工智能平台的供应商。

2014年上市以来至2018年年报,分别实现销售收入6.4亿元、10.17亿元、14.81亿元、18.55亿元、22.47亿元,实现收入年均复合增长率28%以上。尤其是2018年,这年安防行业经历需求骤减的寒冬,但东方网力仍宣告实现营业收入22.47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21%。

2014年至2018年年报,合并报表净利润分别实现1.37亿元、2.7亿元、3.53亿元、3.8亿元、3.14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也达18%。

但2017年开始,东方网力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。2018年营收比2016年增加近8亿,但净利润却反而减少了4000万。更为反常的是,2018年营收增长21%,但应收账款却增长了50%。这表明,东方网力可能更改信用政策,以尽快销售货物,确认收入。

反常的还有现金流量表。2015年至2018年,东方网力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分别为1.41亿元、8500万、8800万、1000万,随着销售收入的增长,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却不断走低。销售现金比率,从2016年的78.85%,下降至2018年的69.39%,如果考虑到增值税的影响,每一块钱的含税销售收入,6毛钱都收不回。

管理费用变动也与收入增加相悖。一位熟悉东方网力的公司高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安防行业的特点是,项目做下来,一定会发生相应的管理费用,尤其是差旅费支出,因为政府采购向来要求供应企业自行承担维护费用,“东方网力的集成商主要都是经销商,不会帮他做维护,东方网力大多自己维护设备”。但数据显示,2018年,东方网力销售收入增长21%,但管理费用,从1.37亿,增加到1.42亿,没有增加太多,其中差旅 、交通费发生额,基本于2017年持平。

另外,东方网力的预收账款变动,也明显与收入增长的曲线不合。虽然东方网力在安防行业品牌优势不明显,预收款项不会太多,但按商业常识,收入的增长,应该伴随着预收款项相应增加,但2016至2018年,东方网力预收款项分别为2400万、1900万、1300万元,呈下降趋势,明显与收入增长趋势不符。

客户变子公司,供应商是潜在关联方?

东方网力年报巨亏,还因为对两家子公司商誉合计计提减值2.57亿元。其中对子公司动力盈科实业(深圳)有限公司(下称“动力盈科”)减值1.07亿元。

查询2018年年报,动力盈科在东方网力的账面上,商誉也只有1亿元,这表明,东方网力对该公司商誉全额计提了减值。

2014年东方网力IPO时,动力盈科曾是其2013年和2014年第二大客户。2015年,东方网力发行债券募集资金3亿元。2015年9月,东方网力先是以1.44亿元对价,收购动力盈利30.67%股权,后又在2016年,花费3.74亿元,从一众合伙企业手中,收购动力盈科69.33%股权,动力盈科成为东方网力全资子公司。

业绩承诺期为2015、2016和2017年,三年合计承诺净利润1.46亿元,动力盈科这三年实际完成净利润合计1.46亿元。可谓精准完成业绩。

2018年,动力盈科仍然实现了1.95亿元的营收,以及6900万元的利润。但到了2019年,营业收入骤降至2440万元,营业利润亏损3.55亿元。

2019年4月,东方网力的控制权转手之时,动力盈科也引入了投资人进行增资。国资背景的成都高新新经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,向动力盈科增资3.5亿元,占动力盈科股比36.84%。

不过,在交易所的追问下,这笔交易“名股实债”的本质暴露出来。东方网力在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中承认,动力盈科增资款未来一到两年内存在回购义务。以动力盈科断崖式的业绩滑坡,可能触发回购义务,东方网力可能还将面临着3.5亿回购——届时东方网力新实际控制人会认这笔账吗?目前不得而知。

除此之外,东方网力的第一大供应商与之关系亦可能不独立。东方网力以涉密为由,年报中隐去前五大客户和前五大供应商的名字。不过,在其2015年发行债券时,还是可以看到,2014年2015年1~9月,北京银泰锦宏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:北京银泰)是其第一大供应商。

信息披露显示,北京银泰长期以来占用东方网力资金。2019年半年报出炉时,交易所关注到公司的预付账款。东方网力回复称,2019年半年报对北京银泰的预付账款余额为1.9亿元,经查,上述资金未发现实质业务支撑,公司将要求原实际控制人刘光承担回款责任。

这表明,自控制权转手后,东方网力开始与刘光划清界限。

在东方网力与保理公司的诉讼中,记者还发现,东方网力以账面应收账款向保理公司借款,其中部分借款即被东方网力要求转入北京银泰账户。但东方网力始终未披露与北京银泰是否存在关联关系。

烫手山芋易手?

2019年4月,刘光将其持有的东方网力7.45%股权,转让给四川国资委旗下的四川省川投信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:川投信产),对价为8亿元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这笔股权在二级市场上的价值为2.5亿元。川投信产账面浮亏5.5亿元。

另外,刘光还将其持有的19.09%股权相对应的表决权,委托给川投信产行使,这样,东方网力实际控制人由刘光,变更为四川省国资委,但刘光仍是第一大股东。

在刘光转让控制权之前,其持有的东方网力股权,92%均被质押。一位了解东方网力的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,刘光将质押股权获得的钱款,准备投资金融行业,但亏损严重,只能将控制权转卖。

2019年12月,东方网力收到证监会警示函,刘光收到证监会责令改政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函,函件显示,东方网友与刘光共同为其他债务人违规担保,金额合计14.5亿元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scjiuhong.com/show/77949187.html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全站热门

高铁调价,市场之外当有大目标

西安19家驾培机构考核不合格 被责令停招学员并限期整改

张高丽访问阿尔巴尼亚

高铁送来幸福年

刚需启动,A股农业板块的投资价值在哪?

今年“我向总理说句话”建言超40万条

量质齐升 民企成第一大外贸主体

国家文物局:2019年共接报文物火灾事故21起

友情链接